郑德勇一场关于大西北的梦-倩倩猪

5 Views

郑德勇一场关于大西北的梦-倩倩猪

郑德勇
我记得还是初二的时候,有一天听见老爸老妈说带我去趟敦煌,看看月牙泉。他们知道,从三年级就开始钟爱历史的我,最想去的地方,除了故宫,佛光寺,便是大西北。
后来再也没有了下文,也许是路途太远,也许是学业紧张。
这一次,我终于来此,像是完成自己的一个愿望。
与其说是旅行,不如说是一场流浪,做一场曾经儿时遥不可及的文艺梦。
从七月五日看到玥玥分享的旅行,就心动的睡不着觉,当时害怕B1考试过不了的我,一直等到七月十三日晚上出成绩后立马报名,从那天开始整整一个月,都对这次旅行充满着无比的期待与担心。 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带着自己儿时的梦想,带着对大西北的畅想,我们来了。
TAG eins:太原-西宁-东关大寺
早晨八点二十出发,经西安换车,到达西宁已是傍晚五点半,却未曾看到一点落日余晖的模样,果然是夏都,穿着长袖也未觉得半份热意。打车回到酒店洗漱完毕出门,天有些阴沉,二人商议着要不要带伞,结果出门,便是暴雨,硕大的拍打在地面,无路可去,便躲在一边的店铺等着雨一点点变小。我们两个穷孩子坐着公交车,还是准备按照原计划前往东关清真大寺,和团队的大部队会合。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大寺却恰巧不开门,在马路边找到了姐姐推荐的酸奶,买了烧烤我们便返回酒店。
返程的路上只剩申叔陪着我们挤公交,还遇到一个醉酒的大汉。记得最清楚的事大概是我问申叔什么学校毕业的,他吧啦吧啦说了一长串,反正听着像个专科,我俩有点茫然,他又说,没听过就对了,挺烂的。后来才知道是南信大。愕然。
回到酒店的我和玥玥为了不浪费辛辛苦苦画好的妆开始摆拍,哈哈哈哈。

TAG zwei:祁连山脉-高原牧场-卓尔山-牧民人家
从西宁市出发便是一路山路,前往门源县境内 祁连山峰,山路悠长而陡峭,我已然数不清是走过了多少道弯,天色一直昏沉,阴云密布,却不见大雨倾盆。沿公路,过经幡。路上众多牦牛在山上吃草。
大希姐问“你说它们是怎么立在上面的?”
倩倩姐笑着说,“可能它们有定‘山’神针吧。”

驱车赶往卓尔山,大西北的天一阵一变,来到此一天,也终于看到了久违了阳光。听司机师傅说前路有塌方发生,西北汛期已至,已经接连下了多场大暴雨,好在我们的行车没有大碍。
车上的时光并不无聊,我们玩了一个叫国王与天使的游戏,每个人既是国王又是天使。
作为国王,你可以许一个心愿,比如你希望每天可以收到天使给你的一瓶酸奶或者鲜花,比如你希望天使给你拍美美照,比如你希望天使可以在鸣沙山对着骆驼唱征服;作为天使,你则需要尽力完成国王的心愿不被发现。
然后大家各自在字条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抽签决定你的国王。
我的国王是筱筱姐,她的愿望是每天收到一朵花。
一路傍山而行,云高山远,云层叠叠。时不时会看到混浊的小溪,是不是再转十八道弯就能就进黄河里啦?山顶在云里,好想去云里看看,你究竟有多高呀 牦牛众多,就如一颗一颗镶嵌在大草地里。乌云似棉絮一样,仿佛我能将手掏进去把太阳抓出来?与蓝天的分界线那么明确,就好像光明一直在前方等着我们。 一路尽是阴天,但是总是觉得西方隐隐光亮,果然下午四点看到了那美的不真实的蓝天白云。

进入卓尔山区,天又渐渐阴沉下来,驱车进去景区门口时,暴雨倾盆,我似乎能感受到大雨滴一滴一滴的坠落在鞋面上。进入景区后雨渐渐小了,转身,硕大的彩虹悬挂在天上。 一路行走,3100米的海拔加上体力耗费,我开始出现了一些高原反应,大口的喘着气。山顶风很大,欣玥总说我旅行是不要命的,其实我总觉得,旅行嘛,就是尽全力不要让自己留下任何遗憾,我们还是决定前往天境石一观,风力阵阵滔天。 山上的太阳落得十分晚,没有看表竟然还以为只有下午五六点,居然已经八点有余。 晚上住在卓尔山旁300米处的客寨,是牧民用自己的房屋改建的。一行人围坐在桌子旁,吃着羊肉喝些鸡汤,还有当地著名的青海大火锅。牧民亲手做的饭也还算可口,他们一遍又一遍的询问着我们饭菜是否可口。他们纯朴而又简单,夜色撩人,已是深夜。

卓尔山海拔已上三千,茜茜姐的小面包都膨胀起来,欣玥的眼线笔也喷薄而出,我们的每一个瓶瓶罐罐一打开,都是砰地一声。
TAG drei:祁连大草原-七彩丹霞
清晨拉开窗帘,寒意袭来却是晴好的蓝天,甩掉了昨日阴霾的愁苦。早起山戴帽,看着远处的卓尔山顶云雾环绕,云在山上哟,天在云上嘞,我好想伸伸手,摸摸天。 从卓尔山驶出不远就到达阿柔大寺,千佛环绕,袅袅烟丝。金碧佛塔矗立,等待了千
年,等你的到来。经幢翻转,多少善男信女前来虔诚叩拜。
行深般若,照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摩诃伽叶,因果全烧烈焰,执念皆作妄业。竹丈苦行,合掌诵罢了菩提偈语 ;油灯枯坐,闭目又身陷味触囹圄。

阿柔大寺里,申叔走在最前面给大家讲解,我们则认真地跟着后面,听着有关这里的古老的故事。
申叔说,有个阿婆,每次来都能看到她绕着寺庙做礼拜。那虔诚朴实的样子,会让你觉得,人终究是需要信仰的吧。
我非常喜爱这种接近破败的原始感,那种参透生灭的大境界。时隔多日,我也仍怀念那日的阿柔大寺。没有金碧辉煌,只有平和与静默。
午饭吃的是大盘鸡,味道得到了小伙伴们的一致好评。
茜茜姐和橦橦姐从开始吃饭就讨论里面这是粉条还是面条,认定这是粉条的我和欣玥都被说糊涂了。
来到张掖,就被堵在收费站口半小时,警察叔叔探进头来检查,车里大部分都是漂亮的女孩子,姐姐们说,警察叔叔会不会以为是拐卖妇女的。司机师傅被带走很久,我们都以为是出什么事了,都在着急的等待,结果也没什么事。哼。
最期待的就是七彩丹霞,丹霞地貌层理交错、岩壁陡峭、气势磅礴、色彩斑斓,在阳光的照射下,像披上了一层红色的轻纱,熠熠泛光,让人惊叹不已。
世间万千山峰,阅过千里赤红七彩丹霞,其余再无颜色。
从青藏高原进入了河西走廊,晨起的卓尔山只有5℃进入张掖突然变成了35℃,我们也立马从厚厚的冲锋衣变成了短袖拖鞋,下午五点多我们一行人才准备进入七彩丹霞景区内,太阳依旧火辣辣的灼烧着大地。直到近八点太阳才有下落之势,我们赶着奔向四号观景平台,奈何人太多,没等到我们爬上去,太阳便已不见踪影。也许正是为了给我们留下一点遗憾吧,下山之后,已是夜晚九点半,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们便步行去吃晚饭。

等到凌晨2点半大家纷纷从酒店出来,前一日刚好是英仙座流星雨,今日还有余下的流星,坐在山坡上,望着满天繁星,看着银河在远方微微闪光,看着北斗七星渐渐落下,看着独守一方的火星熠熠闪光。每一颗星星仿佛坠落下来,每一颗星星仿佛都在落泪。 大家兴奋的看着一道道的流星从天划过,18岁,我看到18颗流星,星系硕大无朋,瞬间意识到自己的渺小与宇宙的浩瀚,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茫茫星空,所见一切仿佛并不真实,也仿佛一场关于星空的梦。
TAG vier:嘉峪关-悬壁长城-烤肉飘香-瓜州夜市
嘉峪关,有天下第一雄关之称,自古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巍峨的关城,绵延的祁连山,是繁华与宁静的结合,是现代同古代的穿越。丝路与长城在此碰撞,是厚重的历史,更是悠久的文化。
登上嘉峪关关城,如同踏进了浩瀚的历史长河,庄严肃穆的气息扑面而来,突然有种梦回大明守卫边疆的错觉。城楼,城墙仿佛都在讲述着那段峥嵘岁月,诉说着昔日繁华。
在嘉峪关关楼下签通关关照,体验西出此关无故人的凄凉,定是别样的孤独沧桑。守城将军询问“姓甚名谁,何方人士,到西域所为何事?”我答:“吕清逸,三晋并州人士,到西域重走张骞路。”“临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出使西域,特发此照。”将军的铿锵宣读,印章敲在红泥上再盖到纸张上的声音令整个关城都发出巨大的震动。我仿佛一位豪情万丈的壮士怀着对故土的留恋踏上了西出征程。 旅行社出品明信片只有一张嘉峪关,团员们每人抽一张,前一天申叔说,明天抽到嘉峪关的人会有好运气,结果就是幸运的宝宝本仙。

我和小伙伴们有幸吃到了一家很棒的烧烤——眼镜烧烤。杏皮水真的特别好喝,还有那个叫“烤饼”的也很好吃。
下一站瓜州,回到车上,申叔笑着说,也不知道自己什么体质,前几次选的瓜都不甜。
小伙伴惊,糟了,我们晚上还能吃到瓜州最甜的瓜吗?
晚上天气变冷,有小雨,途径一个服务区的时候,师傅告诉我们,这里的瓜可以免费品尝。
于是,一窝蜂的全部去尝瓜了,真的好甜。哈密瓜、甜瓜、西瓜,各来一个,这一顿,申叔请我们吃瓜啦。
到达瓜州,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月洒云海,影荡深山,雨敲石潭,我在这片土地为你高歌,愿与星星上的你同行。
TAG fünf: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
从幼时起,就萌发着走进敦煌的念头,对诗中茫茫荒野总有一种冲动,二人相见掩面而泣,出关再无故人作陪,这些影子总在我脑海里出现。古老的事物总是格外的吸引人,我一直相信,陈旧能让人找回遗失的旧时光,虽腐朽也会攀附其上。但剩下的都是精彩的模样。
敦煌,正是守在丝绸之路的咽喉要地。佛教,莫高窟正是以另一种形式守卫着丝绸之路的畅通。以信仰的力量,从达官贵人到平民百姓纷纷开窟造像,这样的景象整整延续了一千年。 正是信仰所铸就成不朽的丰碑,千百年后,敦煌,依然矗立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
几十个上百人一辈子,倾尽于一窟之内。 来莫高窟跟着不同的导游,进不同的窟,每一个人与石窟的相遇,也许都是前世安排的命中注定。佛祖如是说,所有的相遇,都是必然。每个人的遇见,都是必然。也许莫高窟在除去文物保护外,也是这样的原因,想要随缘,且注定。我不禁赞叹古人的智慧,讲经的庄严与沉重却又外不经意间活泼着,穿着背带裤的孩子,灯笼裤的菩萨,好像又在与千年后的我们进行的无形的对话。 我询问导游,我们进61窟吗?她笑着说,你是想来看五台山图吧,此时正巧面朝61窟,她笑嘻嘻带着我们一队进入。61窟,五台山全貌图,我所知道,便是80年前梁思成驱车前往敦煌查找唐朝遗留古建筑时,发现佛光寺。大佛光寺,我曾谒拜五次,又仿佛在敦煌寻到了故人的熟悉,它就刻在那面墙上,它那样熟悉,宛如我初见佛光寺一般欣喜。 我们出莫高窟以后都久久不能平静,那种震撼是贯彻心间的,想哭,就是那种,被震撼的泪水。

莫高窟景区参观结束后,为了能赶到鸣沙山看落日,小伙伴们晚饭点了最方便的盖浇饭和炸酱面。然后,一起冲鸭!
到达鸣沙山已经傍晚七点四十有余,看着太阳一点点往下落,奋力的爬啊爬啊,想要追上太阳最后的余光。沙山,五六十度的坡度,穿着长裙的我们,爬的筋疲力尽,系紧长裙,脱掉拖鞋当铲子,队里的每一个人都互相鼓励拉着对方。大家渐渐都体力不支,我不肯放弃,八点五十四分,我作为团里第一个人登上鸣沙山顶。可惜,还是没能看到日落。 山下的月牙泉隐隐还看到波光粼粼。我一人思索,这一城沙土,兴许当年就在张骞脚下。
静静地坐在上面,看着远处的太阳光一点点下沉,周围所有的布景全部消失,只剩下三五好友。这样的时光,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等到完全看不到光亮,已是十点有余,申叔拿出了千辛万苦背上来的酒与烟火。做一回法律边缘游走人士,一行人围在一起,迎着沙山的大风,一起做个吃沙少年,山上的风实在大得很,烟花点了很久都没有点着,迎着风,沙子好像能钻进身上每一个角落,挥舞着仙女棒,我们好像都是真的小仙女哦。
下鸣沙山时感到自己有些微醺,在山上干了两瓶啤酒,仰冲下山,和玥玥一起唱着歌,下山时还倒在山上打了几个滚。
回到酒店满身是沙,卸妆磨得眼睛直流泪,耳朵里头发里到处是沙子。
我们,一起看了星空最美的流星,一起在沙漠里笑着放烟花,一起被沙子迷了双眼,一起手牵手下了鸣沙山,一起在摘星阁围着方桌聊到凌晨两点半。

后来申叔说,送我们进莫高窟的时候,特别像送一群小朋友去幼儿园。这一天住的酒店敦煌山庄是八天里最好的一个,天花板和墙面上有精美的壁画,大厅里有仿真的骆驼,房间也很有民族特色,晚上还可以去摘星阁看星星。嗯,就是这条花花绿绿的毯子,让倩倩姐误以为就是当晚的被子。凌晨两点从摘星阁下来后,直接裹着它入睡了,哆嗦了一晚上,早上才得知原来被子被压在了下面。
第二天倩倩姐讲出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们起初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没想到是真的。哈哈哈哈。
TAG sechs:柴达木盆地-无人区-公路旅行
敦煌山庄的自助早餐可以说是最棒的了,各种小吃应有尽有。不过,最喜欢的还是香喷喷的牛肉面,浇上辣椒油,小伙伴们都可以吃两碗,再加上两个荷包蛋,已然足矣。
饭后启程,车子穿过柴达木盆地,无人区手机没有信号,车程事真的相当长,加上前一日熬夜到将近三点才睡,大家都有了困意,为了鼓励师傅,让他打起精神,我们开始听师傅的迷之歌单,凤凰传奇啊好日子啊,红火的很。小伙伴们开始在车上补妆,到达石油小镇(阿克塞)时,已是晌午。
石油小镇是九层妖塔的拍摄地,里面有废弃破旧的医院、空无一人的学校、倒着矗立在地上的巴士,悬挂在空中的地球模型,是一个旅行者对西部极致荒凉的梦。
这里像极了刺激战场,真是就差一把scar-L就可以开战了。
出了石油小镇,我们要经过整个行程路况最颠簸的一段,放在最后的行李箱,甚至砸住小马姐的头,让我们着实吓了一跳。
随着路程颠簸,我们听着一起摇摆,车里就像一个小型蹦迪现场,申叔摇摆的很是风骚。不过其实我觉得申叔很帅,正是这一点,该疯的时候就该放开了疯嘛!
下午我们到达一个小众盐湖——翡翠湖
水那么美使人感到翡翠的颜色太浅绿宝石的颜色又太深纵是名师高手也难以描摹此番天境。

一路尽是阴天,下车阳光初绽。光影与湖水融合,像是误入幻境。
从翡翠湖出来的路程,大抵才是这一天最美的风景。长久的生活在城市里,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火烧云,粉色的天,还有粉色的心情。玥玥说,好像这十八九年都白活了一般。
从翡翠湖出来大约还有三四百公里的路程,由于堵车,出翡翠湖已是傍晚六点,天色渐渐黑下来,路上只有一个个荧光牌发着光,黑暗总是令人感到恐惧,地图上也赫然标着距离外星人遗址不到10公里。但车里还是依旧很欢乐。第二天情人节,车上播放着单身情歌。 这一日,穿越了七八百公里的无人区,没有信号,偶尔有几辆车驶过,荒漠暗淡的躺在路边,经历了千百年的干涸与苍凉。有生以来,我第一次见到这浩瀚无垠的戈壁滩,那粗犷豪迈、雄浑壮阔的神韵给我的感受远比高山大海要深刻得多。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到达目的地已是十点有余。
海子,这晚我在德令哈。在你的身边睡下,仰望着戈壁之上的繁星,回忆里都是路途之中的壮美风景。

TAG sieben:茶卡盐湖-青海湖(海西)-藏城刚察(海北)
海子说,德令哈是一座雨水中荒凉的城。果然,晨起的德令哈已是阴云密布,黑云压城。一路尽是荒芜、悲凉与孤独。
到达茶卡盐湖,天上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并没有渐停之势。前方经过橡皮山,山体较软,极易发生山体滑坡。所以我们一车人决定放弃茶卡盐湖这个景点,直接前往今天的终点。 很多朋友都说,没去茶卡很是遗憾吧,我却未觉得分毫。前一日的翡翠湖已给了我们足够的惊喜。盐湖之美已经领略,那就足以。 渐渐驶入青海湖区,首先到达的是海西地区,雨依旧下着,我们一行人打着伞下车。 天是灰色的,青海湖也是灰色的,也有一种别样的沧桑。
对了,到了一家小店,申叔说有惊喜给我们,原来是买了纯牛奶,他说在过橡皮山最高海拔3800米的时候喝最香,果然,全车姑娘被洗脑,喝着是真的不一样。 后来得知,原来海拔高的时候缺氧,喝着自然香。再后来申叔说,这个也是骗人的。
倩倩姐当时喝奶时,语出惊人,模仿我有酒你有故事吗?倩倩姐说:“我有奶,你有故事吗?”
倩倩姐一本正经的说着,但全车人听了都笑趴了。捂脸笑。

到达刚察县,县城并不大,玥玥每走一步似乎都要惊叹于这里的美景,天气也从晨起青海湖的阴云密布变得格外灿烂。四点半就已到达酒店,六点集合去吃饭,我和玥玥趁着一会儿空闲,四处走走。路上人烟稀少,景色却是极美。小镇到处刻着“慈悲慧眼”的纹饰,写着鱼鸟天堂,藏城刚察。

申叔真的是很特别的领队了,从来没见过一个领队可以走这么快,还从不回头看。等回头的时候,发现跟着的队伍全不见了。
据他自己所说,这是以前长跑留下的后遗症,我们跟得越紧他走得越快。那么多女孩子跟着后面跑,整得跟明星接机似的。
由于藏餐小店关门,我们前往小镇中心一家炒炮仗面馆吃饭。牦牛酸奶超好喝。Yili姐,Jackie姐,倩倩姐,大希姐,小马姐,陈叔,我和欣玥,8个人围坐在桌子上,谈论着大家如何加入此次旅行的过程,不禁感叹命运的大手还真是神奇,相见即缘。
这里是藏城刚察,已是海北。
在那遥远的地方,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想要追逐的梦。雪山、林海、草原、湖泊、牛羊……
一切都是那么纯净圣洁,
什么烦恼、什么忧愁,都抛到九霄云外去吧!纯粹地放纵自己,放空心灵。在这片纯净的土地上,勇敢释放出最柔软的内心;在这片蔚蓝的天空下,用力追寻心中最唯美的梦!这里,是海北!
回到酒店,我们一起玩起了uno纸牌
互相调侃着对方的感情史这一天我突然觉得她们都像我的家人一样有说有笑又玩又闹我好像是真的很久没有笑的如此开心过了
有你们 真的太好了
TAG acht:青海湖-西宁
兜兜转转一个大圈。从海西海北海东绕到了海南地区。前一日初见青海湖的灰蒙蒙被一扫而光,只剩一个灿烂的艳阳日。 烟波浩渺,苍苍茫茫。我也大抵是想不出什么语言来惊叹她的美了。她从远古走来,化掉征尘,吸纳雪水,尽攒灵气。我想掬一捧水带回,我想摘一朵云藏起,更想化作一棵树矗立。
蓝似天空蓝似海洋她蓝的纯净她蓝的深湛也蓝的温柔且恬静
一路上,我们遇到过稀奇古怪的旱厕,小伙伴们上个卫生间都提心吊胆。 这次的卫生间有点不一样,是可爱的葫芦娃兄弟,我选择了左边的粉色,居然觉得两块钱上个卫生间,物有所值。哈哈。
在环湖2100公里处,有着海南最美的青海湖,还有一大片没有凋谢的油菜花田。
整个大西北的环线被我们走了一圈,莫名的有点骄傲,车子慢慢地从山路驶进市区,行程差不多接近尾声了。
在车上,国王和天使的游戏要公布结果了,有的国王一眼就瞧出了自己的天使,有的国王还被蒙在鼓里。
听着彪哥深情的给娟姐唱着情歌,听着紫竹姐,Jackie姐像原唱一样的歌声,我准备卖一把欣玥,结果最后一首歌,她也趁机卖了我,两个人不知道用什么歪调唱完了北京巷弄,那首初中的我们,回家路上最爱听的歌。
听说最后一顿是火锅,简直不要太棒。
回到酒店,倩倩姐第一个来了我和欣玥房里谈谈人生谈谈旅行,后来大希姐,橦橦姐,紫竹姐茜茜姐筱筱姐Yili姐Jackie姐甚至申叔,都陆陆续续赶来。哈哈因为房里放着女孩子的小秘密,申叔一进门,就被欣玥捂住眼睛赶了出去。
AM ENDE
我所能记住的大西北大概就是:羽绒服下的瑟瑟发抖、凌晨三点钟的星空、卓尔山的寒冷大风,鸣沙山的酒与烟火、瓜州的雨夜、翡翠湖铬脚的盐,大戈壁的荒凉与干涸,油菜花田旁的青海湖,以及十分有幸与你同行。
我们在8天里跨越了近三四千公里的路程,带着说走就走的冲动, 带着好几十天的期待,带着十几年的一场梦来到这里。促膝长谈,开怀大笑。这是属于我们的记忆,永生不忘。
申叔,倩倩姐,大希姐,小马姐,茜茜姐,筱筱姐,橦橦姐,紫竹姐,翊力姐,Jackie姐,娟姐彪哥。 这些天,谢谢你们。 大西北还有最可爱的你们,我们江湖见。
佛说:有缘,自会相见。
怀念这些和你们开怀大笑的日子。
写在最后
最初落笔,本是为了给欣玥一个惊喜,纪念这个两个人的一同出行。整理成书之后,发现好多朋友打不开,也许是存在系统bug,所以整理成推送发出来。
能看到这里的朋友们,谢谢你们对清逸的肯定哦。模仿倩倩姐写个结束语吧。
我是吕清逸,现居太原,是个做事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人,写文却坚持了六年的姑娘。
清逸亲笔

转载请注明:郑德勇 >> 全部文章 » 郑德勇一场关于大西北的梦-倩倩猪